美文 | 爱情最好的模样:择一人深爱,等一人终老

28 0
2020-6-26 11:16:26
显示全部楼层

请先登录才能使用最佳效果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无意中看到一段视频,一对结婚70年的老夫妻互诉衷肠。
老爷爷10岁便对老奶奶一见倾心,总是想方设法引起她的注意。
抱得美人归后,他无时无刻牵着爱人的手,从不跟对方赌气或冷战。
即便年事已高,激情退去,老爷爷时不时说些露骨的情话:“你让我浴火焚身。”
尽管有些少儿不宜,但能一辈子和“睡不腻”的人在一起,未尝不是一种浪漫。
想起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》里有这样一段话:
“跟一个女人做爱和跟一个女人睡觉,是两种截然不同、甚至是几乎对立的感情。
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欲望体现的,而是通过和她共眠的欲望而体现出来的。”
喜欢是乍见之欢,爱是久处不厌。
之前看过一个韩国综艺,被一对韩国夫妇的爱情深深感动。
妻子过生日时,哪怕前一天下班再晚,丈夫也会去24小时超市买好牛肉给她煮海带汤,从未间断。
几十年如一日,除了出差,每晚都让妻子枕着他的手臂睡觉。
天长日久,习惯了睡在老公怀里的妻子,只要他不在就无法入眠。
陈奕迅在《稳稳的幸福》中唱到:“我要稳稳的幸福,能抵挡末日的严酷,在不安的深夜,能有个归宿。”
真心待一个人,便会溶于骨血,贪慕朝暮,也渴望生生世世。
想成为你的习惯,想变成你的枕头。
“浮世三千,吾爱有三,日,月与卿,日为朝,夜为暮,卿为朝朝暮暮。
所谓爱情,没那么复杂,不过就是很每天的早安和晚安。
诚然人有追逐新鲜感的本能,会对整日对着的身躯厌烦,但真正动了心的人,却有一辈子“睡不腻”的能力。
并且,这种能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发得突出,杨绛钱钟书就是如此。
钱钟书给杨绛写情书,花样百出,她总能读出新韵味。
两人都嗜书如命,经常比赛看谁读的书多,读读写写、嬉嬉闹闹。
钱钟书写《围城》时,写完几页就会给杨绛看看,而杨绛总能懂他:
“有时我放下稿子,和他相对大笑,笑的不仅是书上的事,还有书外的事。彼此不用说明笑什么,就已万分明了。
钱钟书搞创作,杨绛大力支持,甘愿做灶下婢。
杨绛不爱早起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钱钟书为她做了一辈子的早餐。
他们的爱情经得起风花雪月,也耐得住柴米油盐,执子之手不再惧怕艰难险阻,牵手到白头。
廖一梅曾说:“在我们一生中,遇见爱、遇见性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,遇见了解。”
很多人以为两人在一起就是结局,殊不知,时间久了感情也会慢慢变淡。
总是依附过去的感情,而不去创造新鲜感,再合适的两人,也迟早会被时间消耗殆尽。
而两个契合的灵魂,即便再平淡的生活,也总能过得有滋有味。
“你懂我的欢喜,我懂你的悲伤,你懂我的欲言又止,我懂你的言外之意。
只要有你在,就是一辈子。
知乎上有一个问答:“你理想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?”
有一个回答让人印象深刻:“梦中人就是我的枕边人,永远不会失去新鲜感。”
爱情不是荷尔蒙下的激情,而是想与你同衾共枕,相拥而眠。
即便看穿了你的不完美,还是想拥有你一辈子。
最好的感情不是觅得完美的另一半,而是一个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你的人。
比起花言巧语,更应该在乎对方能惜你懂你,与你一起探索未知的生活。
即便容颜不在,激情退却,也不愿放开彼此紧握的双手。
往后余生, 不羡飞鸟,不慕青山,不与星月。唯邀一人,醉在心头。
来源:枕书青年